当前位置: 首页 委託屠宰挑选之OL女副总冰恋完

委託屠宰挑选之OL女副总冰恋完


   委託屠宰

   「佳彤!今天您真漂亮!」楼着妻子纤细的腰肢,轻轻的吻上她精緻的耳垂。

    妻子将近一米七的身高,丰满的迷人的胸脯,浑圆微翘的美臀,两条修长而不失

    肉感的美腿不知迷死了多少人。高开叉的黑色露背晚礼服下,真空上阵的她两只

    浑圆的乳球直欲裂衣而出,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如丝般光滑的嵴背。

   「你老婆我晚上更棒!」佳彤紧贴着我的身体:「老公,你能想像被砍掉脑

    袋的我被烤成金黄色的样子吗厨师肯定会把我摆成撅着屁股趴着的样子,然后,

    在我后面塞上一根香蕉或者是黄瓜!」佳彤出身大家,娶了她是我的福分,可世

    风如此,这场由兰芳级大家参加的活动如果沒有一个镇的住场子的女人作为主菜,

    作为东道,我们李家必然脸上无光,佳彤是李家媳妇,只好委屈她了,唯一幸运

    的是,或许是经歷了太多这种事情,她对此并不反感。

   「这不公平!」我义愤填膺的道:「哪个地方本来应该是我专用的!该死的

    香蕉!」

   妻子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个地方啊,很快就会有其他人用了!老公

    啊,人家可是把自己身体都奉献了,你还是不要吃香蕉的醋了!」

   妻子挣开我的怀抱,高开叉的礼服下一条雪白的大腿半裸露着让我禁不住一

    阵恍惚,她简直是一个天生的尤物。接下来,她将会被送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委託专业的屠宰团队姦淫宰杀。

   兰芳上层,这种方式在最近是一种时尚,专业的屠宰团队,屠宰与性爱经验

    丰富的专业人员的服务下,不仅可以保证女人在被宰杀之前享受最前所未有的性

    体验,香艳淫荡的宰杀过程录制下来让人观赏也是这种方式的卖点之一,毕竟能

    花的起钱委託宰杀的女人不仅身份高贵,大多身材容貌也是万里挑一,加之她们

    本人也不反对,甚至有些特意提出这方面的要求。

   佳彤虽平日里一向保守,内心深处却也从来都不乏热情与好奇,作为她的老

    公,我再清楚不过了。她选择委託屠宰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虽然不能亲手宰掉她

    我有些遗憾,但一想到她会被若干个男人玩弄后用未知的方式宰掉,我内心深处

    竟有些期盼。

   「老公,我听说那些人会把女人宰的很淫荡,你说他们会把我摆成一个什么

    样子送回来呢呢,像淫妇一样叉开双腿,或者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再或者干脆把

    人家无头艳尸戳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妻子凑到我耳边:「说不定见面时,就连

    你也不敢相信那具淫荡的尸体就是你老婆我了!」未等我反应过来,她咯咯一笑:

    「上次我去天心阁挑选烧烤师傅的时候,那个手艺最好的年轻人看我看得眼睛都

    直了,我呀,告诉他今天会有一些东西送到他那里加工,你说,他看到我淫贱的

    无头艳尸时该是什么一副表情呢!」

   「你呀,小心被人奸尸!」我戳了戳她漂亮的额头道。

   她在我脸上香了一口,逃似的闪出屋子,穿过回廊,优雅的和来往的宾客打

    着招唿,人们并不知道,今晚的主菜就是这位美丽的少夫人,更不知道此时的她

    此时黑色礼服下,美妙的肉体已然完全赤裸。

   「佳彤姐,今晚的主菜是谁,现在可以揭晓了吧!」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的

    道,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说话就随意的多!

   「这个嘛,佳彤轻轻的扬起嘴角,下午三点的时候她才会被送来,放在大厅

    的玻璃箱里,大家有半个小时时间猜她的身份。晚上揭晓答案,猜对有奖哦!」

   「佳彤姐老吊我们胃口!」几个年轻人哄笑着散去,妻子坐上一辆黑色轿车

    绝尘而出。

   「哎呀,老公,快到了!人家心里好激动!」

   「有人开门了,专业屠宰师看起来也不凶嘛!」

   「哎呀,人家衣服已经被扒光了!这些人的东西好大啊,人家心里痒痒的!」

   「嘻嘻,人家事先编辑好这条短信,当你收到的时候,你的老婆已经第一次

    被其他男人插了!」

   「老公,那些傢伙拿出好多东西,要把人家当母狗玩,好刺激!」

   「唔,佳彤是母狗,一条淫贱的母狗,大鸡巴哥哥要把佳彤变成一条沒脑袋

    的母狗了,佳彤快要受不了了,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一条接一条的短信让我心神不宁,佳彤迷人的肉体已经开始被专业屠宰师玩

    弄,我甚至可以想像她雪白的肉体被男人黝黑的肉体夹在中间,想像她美妙的阴

    户里狰狞的肉棒疯狂的抽送,想像她迷人的肉体一次次颤慄着达到高潮。春药、

    性玩具,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法,只要能让女人兴奋屠宰师向来不择手段,佳彤她

    此时会不会已经想母狗一样淫荡的趴在地上,摇摆性感的臀部接受调教。

   转眼间已经下午三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別墅门口。两个身形壮硕的男人擡

    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走进別墅,宾客们好奇的目光盯着两个不速之客,猜测着箱子

    里究竟装着什么,我却知道里面却是佳彤淫荡的无头艳尸无疑,美丽动人的女主

    人变成一具香艳的无头尸体装在箱子里送回来,我禁不住想起佳彤黑色礼服下迷

    人的风姿,纵然这一切是我和她一手策划,我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谁也无法

    想像,上午笑语嫣然的李夫人会以这种方式回到这里。

   神秘的黑色箱子在大厅中央打开,戳在Y型分叉上的性感无头艳尸展现在人

    们面前,断颈上套着黑色的奴隶项圈,丰乳翘臀,纤腰美腿,缎子般光滑诱人的

    肌肤,身材上看,这是一个极品美女无疑。双臂被黑色的皮带绑在身后,雪白的

    身体上被菱形束缚带勒成美妙的形状,柔弱动人的双肩,尖翘的酥乳因为双臂的

    反绑越发突出,在两侧黑色束缚带的衬托下越发诱人,平坦的小腹上束缚带交叉

    成一个诱人的菱形后交叉后从两侧勒住她诱人下体,让她本就饱满肉穴越发突出

    出来。黑色的束缚带上沾满了她亮晶晶的淫水,配上插在她下体的巨物,淫荡而

    充满了诱惑。

   两条迷人的大腿如烧鸡般分开折叠着和小腿绑在一起,被黑色的带子吊在她

    身体两边。那支撑她身体的Y形的分叉,一根戳在她淫荡的私处,另一根插在她

    屁眼里。褐色的精斑佈满了她雪白的肉体,乳白色秽物顺着她插着异物肉穴淌下,

    可以想像,这个女人在被砍掉脑袋前曾经和多少男人疯狂的交合过。

   「我猜是刘家二小姐!」

   「这穴骚的,我猜是怡云!」

   佳彤,这是你吗,我的手中,妻子精緻美丽的面孔上定格在最后的高潮中,

    迷离的双眼,娇艳的红唇,还有甜甜的淡淡的满足与幸福。我甚至可以想像,最

    后那刻,她戳在Y型分叉上无头艳尸疯狂颤慄的样子,想像她美妙的爱穴紧紧的

    匝着插在里面的木棍疯狂的蠕动,想像她无头的艳尸在分叉上一次次震颤,直到

    失去最后一丝力气。

   吱呀一声打开,手推车上,佳彤戳在分叉上的肉体依然淫荡而诱人,半个小

    时,沒人猜到她的真实身份。

   「少爷!」管家福伯欲言又止:「少夫人上午出门现在还沒回来,大家都等

    急了!」

   「她,不就在这手推车上吗!」

   福伯双眼疑惑的望着妻子淫荡的艳尸,摆了摆头,似乎想确认什么,渐渐的,

    他浑浊的双眼中现出久违的炙热。

   

委託屠宰
「佳彤!今天您真漂亮!」楼着妻子纤细的腰肢,轻轻的吻上她精緻的耳垂。
妻子将近一米七的身高,丰满的迷人的胸脯,浑圆微翘的美臀,两条修长而不失
肉感的美腿不知迷死了多少人。高开叉的黑色露背晚礼服下,真空上阵的她两只
浑圆的乳球直欲裂衣而出,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如丝般光滑的嵴背。
「你老婆我晚上更棒!」佳彤紧贴着我的身体:「老公,你能想像被砍掉脑
袋的我被烤成金黄色的样子吗厨师肯定会把我摆成撅着屁股趴着的样子,然后,
在我后面塞上一根香蕉或者是黄瓜!」佳彤出身大家,娶了她是我的福分,可世
风如此,这场由兰芳级大家参加的活动如果沒有一个镇的住场子的女人作为主菜,
作为东道,我们李家必然脸上无光,佳彤是李家媳妇,只好委屈她了,唯一幸运
的是,或许是经歷了太多这种事情,她对此并不反感。
「这不公平!」我义愤填膺的道:「哪个地方本来应该是我专用的!该死的
香蕉!」
妻子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个地方啊,很快就会有其他人用了!老公
啊,人家可是把自己身体都奉献了,你还是不要吃香蕉的醋了!」
妻子挣开我的怀抱,高开叉的礼服下一条雪白的大腿半裸露着让我禁不住一
阵恍惚,她简直是一个天生的尤物。接下来,她将会被送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委託专业的屠宰团队姦淫宰杀。
兰芳上层,这种方式在最近是一种时尚,专业的屠宰团队,屠宰与性爱经验
丰富的专业人员的服务下,不仅可以保证女人在被宰杀之前享受最前所未有的性
体验,香艳淫荡的宰杀过程录制下来让人观赏也是这种方式的卖点之一,毕竟能
花的起钱委託宰杀的女人不仅身份高贵,大多身材容貌也是万里挑一,加之她们
本人也不反对,甚至有些特意提出这方面的要求。
佳彤虽平日里一向保守,内心深处却也从来都不乏热情与好奇,作为她的老
公,我再清楚不过了。她选择委託屠宰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虽然不能亲手宰掉她
我有些遗憾,但一想到她会被若干个男人玩弄后用未知的方式宰掉,我内心深处
竟有些期盼。
「老公,我听说那些人会把女人宰的很淫荡,你说他们会把我摆成一个什么
样子送回来呢呢,像淫妇一样叉开双腿,或者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再或者干脆把
人家无头艳尸戳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妻子凑到我耳边:「说不定见面时,就连
你也不敢相信那具淫荡的尸体就是你老婆我了!」未等我反应过来,她咯咯一笑:
「上次我去天心阁挑选烧烤师傅的时候,那个手艺最好的年轻人看我看得眼睛都
直了,我呀,告诉他今天会有一些东西送到他那里加工,你说,他看到我淫贱的
无头艳尸时该是什么一副表情呢!」
「你呀,小心被人奸尸!」我戳了戳她漂亮的额头道。
她在我脸上香了一口,逃似的闪出屋子,穿过回廊,优雅的和来往的宾客打
着招唿,人们并不知道,今晚的主菜就是这位美丽的少夫人,更不知道此时的她
此时黑色礼服下,美妙的肉体已然完全赤裸。
「佳彤姐,今晚的主菜是谁,现在可以揭晓了吧!」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的
道,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说话就随意的多!
「这个嘛,佳彤轻轻的扬起嘴角,下午三点的时候她才会被送来,放在大厅
的玻璃箱里,大家有半个小时时间猜她的身份。晚上揭晓答案,猜对有奖哦!」
「佳彤姐老吊我们胃口!」几个年轻人哄笑着散去,妻子坐上一辆黑色轿车
绝尘而出。
「哎呀,老公,快到了!人家心里好激动!」
「有人开门了,专业屠宰师看起来也不凶嘛!」
「哎呀,人家衣服已经被扒光了!这些人的东西好大啊,人家心里痒痒的!」
「嘻嘻,人家事先编辑好这条短信,当你收到的时候,你的老婆已经第一次
被其他男人插了!」
「老公,那些傢伙拿出好多东西,要把人家当母狗玩,好刺激!」
「唔,佳彤是母狗,一条淫贱的母狗,大鸡巴哥哥要把佳彤变成一条沒脑袋
的母狗了,佳彤快要受不了了,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一条接一条的短信让我心神不宁,佳彤迷人的肉体已经开始被专业屠宰师玩
弄,我甚至可以想像她雪白的肉体被男人黝黑的肉体夹在中间,想像她美妙的阴
户里狰狞的肉棒疯狂的抽送,想像她迷人的肉体一次次颤慄着达到高潮。春药、
性玩具,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法,只要能让女人兴奋屠宰师向来不择手段,佳彤她
此时会不会已经想母狗一样淫荡的趴在地上,摇摆性感的臀部接受调教。
转眼间已经下午三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別墅门口。两个身形壮硕的男人擡
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走进別墅,宾客们好奇的目光盯着两个不速之客,猜测着箱子
里究竟装着什么,我却知道里面却是佳彤淫荡的无头艳尸无疑,美丽动人的女主
人变成一具香艳的无头尸体装在箱子里送回来,我禁不住想起佳彤黑色礼服下迷
人的风姿,纵然这一切是我和她一手策划,我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谁也无法
想像,上午笑语嫣然的李夫人会以这种方式回到这里。
神秘的黑色箱子在大厅中央打开,戳在Y型分叉上的性感无头艳尸展现在人
们面前,断颈上套着黑色的奴隶项圈,丰乳翘臀,纤腰美腿,缎子般光滑诱人的
肌肤,身材上看,这是一个极品美女无疑。双臂被黑色的皮带绑在身后,雪白的
身体上被菱形束缚带勒成美妙的形状,柔弱动人的双肩,尖翘的酥乳因为双臂的
反绑越发突出,在两侧黑色束缚带的衬托下越发诱人,平坦的小腹上束缚带交叉
成一个诱人的菱形后交叉后从两侧勒住她诱人下体,让她本就饱满肉穴越发突出
出来。黑色的束缚带上沾满了她亮晶晶的淫水,配上插在她下体的巨物,淫荡而
充满了诱惑。
两条迷人的大腿如烧鸡般分开折叠着和小腿绑在一起,被黑色的带子吊在她
身体两边。那支撑她身体的Y形的分叉,一根戳在她淫荡的私处,另一根插在她
屁眼里。褐色的精斑佈满了她雪白的肉体,乳白色秽物顺着她插着异物肉穴淌下,
可以想像,这个女人在被砍掉脑袋前曾经和多少男人疯狂的交合过。
「我猜是刘家二小姐!」
「这穴骚的,我猜是怡云!」
佳彤,这是你吗,我的手中,妻子精緻美丽的面孔上定格在最后的高潮中,
迷离的双眼,娇艳的红唇,还有甜甜的淡淡的满足与幸福。我甚至可以想像,最
后那刻,她戳在Y型分叉上无头艳尸疯狂颤慄的样子,想像她美妙的爱穴紧紧的
匝着插在里面的木棍疯狂的蠕动,想像她无头的艳尸在分叉上一次次震颤,直到
失去最后一丝力气。
吱呀一声打开,手推车上,佳彤戳在分叉上的肉体依然淫荡而诱人,半个小
时,沒人猜到她的真实身份。
「少爷!」管家福伯欲言又止:「少夫人上午出门现在还沒回来,大家都等
急了!」
「她,不就在这手推车上吗!」
福伯双眼疑惑的望着妻子淫荡的艳尸,摆了摆头,似乎想确认什么,渐渐的,
他浑浊的双眼中现出久违的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