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慾火焚心性奴蝶子

慾火焚心性奴蝶子


   平安夜深夜,星巴克。外面大雨滂沱,雨水如同瀑布般沿着玻璃幕墙倾泻而下,连街景也扭曲得一塌煳涂。

   店内,一对对逛街不成的情侣相偎而坐,吱吱喳喳,微声笑语飘散在温热的空气中。

   然而,在一个幕墙边角的双人位置上,却孤独的坐着一个人。他双手紧握着温暖的陶瓷杯子,透过玻璃幕墙盯着墙外扭曲模煳的大街默默的出神。

   他叫李江明。本来他在一家IT企业工作,成绩很受上级和同事的赞赏。尤其令人羡慕的是,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然而,2个月前,他发现他的女朋友竟然跟他的上级勾搭上了。为此少不了一番纷争,他也因此丢了这份工作。前几天结算完工资后,从此在同事面前消失了。此刻他的心情犹如打翻五味瓶,恨、痛、累、怒啥都一次涌上心头,还夹着对日后生活的一丝迷茫。

   正当李江明盘算着往后日子怎样过的时候。一只芊芊玉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生,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他转头看去,一名艷丽的女子睁大美目,用询问的眼光盯着自己。女子全身上下包裹的紧紧的,连双手都戴上黑色的手套,面目皎然,虽然只化了一点淡妆,但眉目身姿间却不经意的流露出妖媚的气息。

   「做生意的!」李江明心里暗道。面目上却一点都沒表现出来,淡淡说道:「沒人,请坐。」然后继续看着幕墙外想自己的事情。

   无言的时光似乎过的特別快。对面的女子有点耐不住沈默,首先开口道:「先生,请问您贵姓呢」

   闻言,李江明方才转过头稍微打量下面前的女子。只见她眉目尚算清秀,脸色苍白,脸上隐隐带有忧郁的气色,衹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淫菲的气息总是从她的身上流露出来。

   「免贵姓李,小姐呢请问芳名」

   女子却笑着摇了摇头。李江明倒觉得奇怪,问人家名字自己还不肯告诉別人。不过这世界什么人都有,他也不大放在心上,也报以一笑了之。

   女子再也沒说话,衹是,一直紧盯着他。让李江明觉得好不舒服。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女子彷彿下了很大的决心,重重透了一口气说道:「先生!今晚有空陪下我吗」

   果然还是做生意的!李江明头也沒有回,冷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失业,付不起今晚的价钱!」

   以为女子会识相的离开,哪知道,柔软的手却紧握着他的手腕。他转过身去,女子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见她说:「原来您以为我是妓女。其实,我跟你都是同路人呢!」

   顿时,一股歉意由李江明的心底浓浓的泛起,他笨拙的挠挠头说道:「sorry!我…..」

   「那您现在能陪陪我吗」女子微笑看着李江明,把他拉到座位上去。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同路人」李江明喝了一口浓咖啡,盯着女子说道。

   「我…………..」女子轻轻避开李江明的目光,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失恋了』四个大字』都写在你额头上了!」

   李江明唬得立即把自己的脸摸了个遍,难道就有这么明显吗。惹得女子一阵轻笑。顿时两人间沈重的气氛舒缓了不少。

   两人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久,此时星巴克里的客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一对对情侣也是时候该幹啥幹啥去了。女子突然把脸凑近李江明,轻声问道:「你听说过,SM吗」

   奇怪的问题!李江明笑道:「当然听说过,这个事情,是男人都知道一点,不是吗」

   女子沈默了一阵,沈声问道:「那你怎么看SM」

   看着女子突然沈重起来的表情,李江明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沒什么!你情我愿而已。」

   女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把双手平放在桌面上,说道:「帮我把手套脱掉。」

   李江明依言小心翼翼的把女子双手的手套褪了下来,眼前的情景却差点让他惊唿。只见双手的手背赫然纹着鲜花跟蝴蝶的图案,七彩缤纷,十分漂亮。而且图案似乎还往手臂方向延伸上去。女子留意着李江明,等他缓过气来才紧紧地看着他缓缓的说道:「这是我身上刺青的一部分。其实我全身都是这样的刺青。」

   这下李江明被彻底惊呆了,他做梦也沒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一名女子。「为什么….你….」

   女子的柔指轻轻地按住他的嘴唇,柔声说道:「其实,我早已成为了M女,准确的说,是性奴,这些是我作为性奴的标志。」

   「啊!」李江明根本无法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先生小姐!打扰一下!」一名侍者却在此时很不识相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本店准备打烊了!请你们明天再来好吗」

   「那…..来我家好吗」女子双手紧紧握住李江明的手,略带紧张的说道。本来李江明打算就此结束这段奇怪的谈话,他还不是很喜欢这种虚幻的什么SM的东西。衹是,女子的手越抓越紧,大有「你不去我家我不让你走」之势,他也不忍心狠狠地拒绝她,只好勉强的点了点头。女子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门口等我!我去拿车!」说完蹦跳着从大门跑了出去。

   拿车李江明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难道她还是个小富婆

   少时,一辆酒红色的林宝坚尼停在他的面前………………..

   「今天怎么了怪人怪事都让我碰上了」他不禁咕哝道。

   一路上,虽然李江明知道女子的身份,但是道德约束之下,也就乖乖一动不动的坐在女子身边。时间已是凌晨2点多,路上车少,一路飞快,不知觉间,车辆就到达了市郊外一间私人小別墅。

   停好车辆,女子拉着李江明走进了小別墅。开门间,一股热气顿时迎面而来,一路上的冰寒似乎一消而盡,看来別墅里24小时都开着暖气。

   女子把李江明拉到沙发前面。「我去换衣服,稍等哦!」说完,蹬蹬蹬的就由旁边的楼梯跑上了二楼。

   李江明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面,打量着这套间房子。房子四面见方,比较大,但也不会大到让人发慌的地步。大厅由一个齐胸的小木柜从中分成两部分,李江明这边是主厅,而另外一边则是饭厅,开放式的厨房就跟饭厅一起,而饭桌,就衹有两个位置,看来这里沒有客人会拜访;沙发的面前摆放了一台大液晶电视,约莫有50寸左右。沙发坐上去十分柔软,看来也是价值不菲,不过沙发的有一点异于一般的沙发:它的中间正对着电视的位置,竖向摆放着一张床,茶几就跨坐在床上面。

   「叮铃~!」「叮铃~!」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由楼梯方向传来。李江明扭头看去,女子扶着楼梯扶手,慢慢的一步一步向他走近。她身穿一件覆盖至脚腕的棉浴袍,双脚穿着高跟凉鞋,黑色的丝袜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小脚,脚背上的鲜花蝴蝶刺青如同手腕上的一样刺眼、美丽。

   她站在李江明面前,双手抓住浴袍的前衿说道:「看过我的身躯后,你就要成为我的主人了!此后我的全部都交给你,你要负责满足我的性慾,负责照顾我,负责改造我。李先生,你要这样做吗」

   李江明看着面前的女子,心里面如同翻江倒海。理性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虚幻,这种生活不属于自己,还是回去罢了;另外一面却说道,有如此美女愿意奉献一切给自己,为何不要反正自己一无所有,阔出去也沒啥大不了的。

   终于,心中的恶魔战胜了理智。他看着女子,沈声说道:「我确定要做你的主人!」

   女子慢慢的拉开浴袍前衿,让浴袍自然地从她身上滑落到地上。一副世上最美丽的躯体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李江明的面前。

   如同女子所说,蝴蝶鲜花的纹身由双肩一直覆盖至脚背;衹有沿着身体前面中轴还保留着细嫩光滑的肌肤。双乳被纹上两朵鲜艷的玫瑰花,两个乳头以十字形各自穿着一对乳钉,两侧的乳钉由两条银色的细链连在一起。肚兹下方,以草书纹着两个字「性奴」。再往下看时,女子乖巧地擡起一条美腿,搭着李江明的肩膀,双手轻轻地掰开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原来鲜花蝴蝶刺青也沒有覆盖这个地方,但是,以阴部为主体却纹上了一只美丽的剑尾蝶。阴蒂穿着两个小环,其中一个吊着个细巧的铃铛,而阴唇两侧各穿着两个小环。

   李江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大吼一声,笨拙的脱掉裤子,那阳具早已高高昂起头。他抱着女子的腰,使劲往下体按下去。阳具便深深地沒入女子体内。「啊!。。。。。。。。。。。」女子一声惊唿后便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撞击着、舔着、咬着。。。。。。

   一番剧烈的摇摆抽插后,李江明舒服的躺在沙发上,抚摸着女子美丽的身躯,一边欣赏她身上的刺青。女子则趴在他身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的阳具还深深地插着女子的下体,享受着女人的温暖。

   待两人都喘过气来。李江明轻扫着女子的头发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子慢慢的在他身上蠕动躯体,说道:「性奴是沒有名字的,衹有主人帮性奴取名字。」

   「那…..就叫你蝶子,怎样」

   「好呀!」女子,哦,现在应该叫蝶子柔声说道,然后伸出小舌头沿着李江明的脖子、胸前不停地扫呀扫。同时美丽的身躯依然缓缓的蠕动着,覆盖全身的刺青看上去就如蝴蝶真的在花丛中飞舞。李江明享受着这一切,笑着问道:「这么快又想要了」

   蝶子擡起头,妩媚的目光看着他,说道:「蝶子不会向主人要求什么。蝶子衹是盡力服侍主人,让主人舒服。」说完,继续低下头,用舌头轻扫着他的身躯。

   本来李江明的阳具在蝶子柔暖的下体里面已经慾火难耐,再经她这么一挑逗,他再也忍不住,紧箍着她一个转身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抽插起来。蝶子全身上下的金属配件顿时发出叮叮铃铃的脆响,双乳鲜艷的玫瑰,全身上下的蝴蝶就如风中再次翻飞着。一阵阵久违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脑海,她只感到自己的思想、意志、肉体,全部跟着下体内狂烈的阳具奔腾跳跃。她无法自制的大喊着,双手捏住乳链的两头,用力的牵扯着自己本已遭受虐待的乳头。而李江明,在如此淫菲的视觉、听觉、肉体的刺激之下,男人野兽般的本能慾望也是完全激发了出来。他感到阳具在阴道里面越绷越紧,淫慾的火焰令全身的肌肉似乎充满了无盡的力量,抓住蝶子腰部的双手越发用力,把她腰部的蝴蝶花朵拉扯的似乎支离破碎。而腰部也同样根本不懂得怜花惜玉,用盡力量一下,一下的把火热无比的阳具往前冲刺。

   两人就如两具性爱机器,似乎毫无疲倦的发洩着自己的慾望,直至不知何时两人昏睡了过去。

   一年后。。。。。。。。。。。。。。。。。。。。。。。。。。。。。。。。。。。。。。。

   李江明舒服的大字型瘫坐的沙发上,看他喜欢的电视剧。蝶子则安静的蜷缩在李江明的身侧。头枕着李江明的胳膊,小手在他胸前温柔地划着小圈,一双由鲜花蝴蝶拼凑成的美腿夹着他一侧大腿,轻轻地摩挲着;而屁眼和阴道,分別插着一根仿着李江明阳具造成的假阳具,两条阳具还轻轻地震动着。

   这两条阳具,是蝶子自己要求塞进去的;她下体两个洞,要不塞着假阳具,要不塞着李江明的真阳具。开始的时候,李江明纵盡情慾。一天24小时,最少20小时跟蝶子连在一起,为此他们还用上了连体小皮裤,把他们俩的下体紧紧地绑在一起,这样当李江明插着蝶子的时候,就不用老是将就着姿势生怕阳具会掉出来。但是,随着他们俩频繁的做爱,李江明身体却越来越变得虚弱,终于有次明明已经重感冒还不懂收敛,最后惹上肺炎住了两个星期医院。出院后,李江明懂得了节制,每天只跟蝶子做一两次爱。可是,蝶子却像中毒一样,身体离开了李江明的阳具就全身不舒服,下体淫水横流,一天到晚缠着他要做爱。后来,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仿着李江明的阳具造一对假的,一天到晚插着蝶子的阴道跟屁眼,在李江明休息的时候缓解她的「毒瘾」。

   其实,经过一年的主奴生活,蝶子除了下体那对假阳具外,身体又发生了不少变化。双乳的乳晕了嵌着一圈细小的锆石(比钻石便宜很多,却同样跟钻石闪闪发亮的石头);两边腋窝各穿了一个小环,原本连着双乳的乳链向两侧延伸到腋窝下的小环。背后,沿着中缐紧密的镶嵌着一排细小的锆石,然后在屁眼上端分开两支,分別由上侧走个大弧形绕过屁股,再沿着两条美腿的侧边延伸至脚背,脚背上再分开五支分別延伸至五个可爱的小脚趾上面。

   李江明一只手漫无目的的按着遥控器,一手穿过蝶子身后,轻轻地玩弄着她乳头上的各种饰品。「你看你!简直比模特还要模特!」

   「还不是你!」蝶子娇嗔着说道:「老是要往人家身上装东西!你看,搞得人家多淫荡!」说着一只手已经忍不住轻轻地逗弄满塞着假阳具的阴部,悦耳的铃声随之响起。

   「哈!」李江明失笑,用力捏了一下她的乳头说道:「笨蛋!原本你这傢伙就这么淫荡!你不喜欢,那我叫人把这些东西都拿掉吧!」说完,装势就要去打电话。

   「不要!!」|蝶子的反应完全在李江明意料之内。但是他还是要逗着她玩:「为啥呀!你不是很讨厌这些东西吗」

   「不要嘛。。。。。。。。。。。。。。」蝶子一边说着,头简直要藏到李江明腋窝里面去。

   「说为什么,不然我要打电话了!」他抓住蝶子后脑袋,把她的头从腋窝「拔」出来,强迫她望着自己。

   「这么好看的东西,拿掉多浪费。。。。。。。。。。。。」蝶子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

   「哈哈!那就是嘛!」他高兴的抚摸着蝶子的长髮。

   「哟!对了!我们在一起都快一年了,跟我说说你怎样搞成性奴的吧!」李江明轻抚蝶子的头髮,柔声说道。

   蝶子不吱声,低头想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主人,插着我好么我想全身都被你抚摸着。」

   李江明轻轻地把塞在阴道里面的假阳具拔了出来,让她躺在自己身上,双手抚摸着她身上的蝴蝶和鲜花。蝶子抓住他的阳具,挪了下体位,把阳具塞进自己蜜穴,轻叹了一声说道:「那年,我正在大学暑假…………………………。」

   蝶子原名江晓晓。

   大学的假期,够无聊的。江晓晓就读的学校离家很远。暑假归家了以后,几乎沒同学跟她一个城市,可以说,大学假期是她人生中最寂寞的时期。

   这天,江晓晓从网上看到一部她喜爱的演员担当主角的电影首演。抓到这个兴奋点,她毫不犹豫的奔向电影院。

   因为是首演,电影院里人山人海。江晓晓好不容易找到一条买票队列的队尾,紧紧地跟着,在人潮的涌动中飘来飘去。突然,后面的人撞了她一下,她一个拿捏不住,心爱的粉红色小挎包「啪」的摔在地上。她顾不得责怪后面的人,连忙俯身正要捡起小挎包。正当她的手摸到跨带的时候,一只皮鞋大脚重重的踩在挎包的上面。江晓晓恼怒的擡起头:「喂!你有沒有长。。。。。。。。。。。。!」

   「对不起!」站在她面前的大男孩满脸抱歉的神色,双手不知所措的挠着头皮「我不是故意的。」

   江晓晓打量着面前的大男孩,他身高1米8左右,皮肤略带古铜色,一头清爽的短髮,虽然处于迷惑抱歉的状态,依然散发出阳光活力的气息。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她盯着他,越发感觉到有气难出,最后拍了拍小挎包上的鞋印,「哼」了一声转头继续排队去。

   电影散场。江晓晓回味着电影的剧情,慢慢的向电影院门口走去。忽然,刚才那个大男孩的身影出现在她身侧:「小姐,不好意思,刚才我踩了你的包包……………….」江晓晓本来就不是那种心地好的不得了的人,还正当她心里面郁闷得发慌。脑子一转,决定耍耍这个大男孩:「说句不好意思就想应付过去了啊」

   「啊!」大男孩一面抱歉:「那,我该怎么………….」

   「请我喝星巴克算了!看你这可怜样!」她看着大男孩呆头呆脑的样子,越发觉得有意思。

   「哦哦…..」

   「嘻!走吧!」

   星巴克内。江晓晓可以说过足了公主瘾,对着大男孩一会儿要这,一会儿要那,一会儿这儿不对,一会儿那儿不对。总之把他折磨个半死,终于肯让他坐下来好好的喝上两口饮料。

   两人枯坐无聊。江晓晓看着这呆头帅哥,也不用指望他打开话题了。只好首先开口问道:「喂!你怎么称唿」

   「叫我阿俊行了。你呢怎么称唿」

   「晓晓!」

   「哦哦…….」

   「真呆!」江晓晓暗骂道。

   她想了想,问道:「你读大几了」

   「啊呵呵!我出来工作几年了!」

   「哟!还真看不出你这呆瓜还工作几年了。」

   阿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呵呵!是呀。一直在刺青店里面打工,不过最近老闆渐渐把店交给我打理了!」

   「刺青」江晓晓紧紧盯着阿俊。在她心目中,刺青的人多数是坏人,什么黑社会,不良少年这一类的。

   阿俊连忙解释道:「啊!別以为刺青就是坏人啦!你看!我的作品还获奖呢!」说着,慌忙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江晓晓。里面的照片多数是阿俊的作品,还真的挺漂亮的,还有些国际上的奖状。这下她倒来了兴致了。绕着刺青这话题问东问西,说这说那。说了大半天,江晓晓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伸个懒腰对阿俊说道:「好吧!今天就放你走!记得下次走路小心了!」说完,拿起小挎包就要走。

   「哎!等等!」

   「嗯」

   「那个………可不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彷彿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阿俊把这句话说的又快又急。

   「扑哧!」看了这呆瓜一眼,她从包包里面随便抽出一张小纸片,唰唰唰的写了几下,笑着说道:「看你这呆的份上。拿去!」说着,把小纸片放在桌面上,施施然的离去了。

   阿俊拿起纸片,嘴角泛出一丝微笑,狡猾的微笑,就如狐狸般的狡猾………………….

   接下来的日子,江晓晓倒不觉得无聊了。阿俊不时约她出来吃饭啊、玩啊!反正她也无聊,也就一次也沒有拒绝。 虽然阿俊看上去有点呆瓜,但是,每次约她出来,总是会带点小惊喜,有时是一些小礼物,有时带她玩她沒玩过的,吃她沒吃过的。而且,这人记性好像很好,接触了几次,就瞭解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样一来而去,江晓晓对他逐渐有了好感。

   有天,阿俊带江晓晓到一家泰国餐馆吃完一顿大餐。他晓有兴致的问江晓晓:「有沒有兴趣来我的店看下」

   江晓晓这才想起,他们认识了一个多月,似乎还沒上过阿俊的店看过。这段时间内,阿俊经常跟她说刺青的事情,弄得她也很有兴趣看看刺青那些工具啊什么的。于是她点点头说道:「好呀!」

   阿俊的店位于路边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落。走进店里面,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至。店里面很黑。即使现在是大白天,里面也似乎透不进一丝光亮。直到阿俊打开灯,里面的情景才看的清楚。阿俊带着她稍微参观了一圈。店分成3格,正对门口的一格摆着几张桌子、凳子,还有一些办事、生活的用品,这是招待客人用的;后面两格摆放着两张医院常用的可调节高度的床铺,床两边的柜子上面摆放了一系列的器具,还有一些颜料,那淡淡的香味就是从这些颜料散发出来的。

   阿俊让江晓晓随便坐下,便去倒了杯水,递给她:「觉得我这店还好么」

   她轻轻抿了一口水说道:「怎么这么阴森的呀!黑麻麻的!吓死人!」

   他又挠了挠头,笑道:「我们这里有些客人喜欢在………………呃..........那些地方刺青,我们这样搞全封闭,那些客人比较有安全感….。哦!对了!这里有个相册,你慢慢看,我有些工作要做一下。」说着,从柜子里面抽出一本相册递给江晓晓,自己坐到旁边的桌子画画写写着些什么。

   江晓晓接过相册,慢慢的看着里面的图片,杯子的水也被她不知不觉的喝光了。她越看越觉得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时,阿俊走到江晓晓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髮,脸上显露出得意的笑容。杯子里面的水下的药是他从朋友那学到的。这种药作用慢,而且感觉不明显,基本上不可能出现药效发作后,吃药者会知道自己中招的情形。

   当江晓晓转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家里面温暖柔软的床铺上。而是被竖直的捆绑在一块板状物上面。她双眼被蒙着,想大声唿喊,却发现嘴巴被一个圆形的塑胶物体紧紧撑着,衹有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么早就醒过来了呀大小姐!」一把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调却是如此的奸猾。她知道,自己陷入陷阱了,衹是,陷得有多深,她还不知道。

   「那你就得受点苦了哟!这样吧!先让你欣赏一下我的作品吧!」

   作品什么作品不容江晓晓多想,一双手轻轻地把蒙眼的东西摘了下来。她急忙睁开眼。只见眼前竖立着一块巨大的落地玻璃。玻璃里面反映着一个鲜艷夺目的女性躯体。鲜花和蝴蝶的图案覆盖其上,从肩膀到手背,再到脚背,几乎无一寸遗漏;而双乳则化成两朵巨大的牡丹花。而衹有沿着身体中缐直到阴部上侧还保留着那个躯体稚嫩的肌肤。往下看去,发现阴部似乎化成一只蝴蝶,在前面衹能看见蝴蝶的两条触鬚在阴部上一点的位置互相缠绕着。再擡头看,发现落地玻璃也反映着身后的落地玻璃的景象,因为束缚这个躯体的板是透明的塑胶板,所以后面的落地玻璃所呈现的正是这个美丽躯体的后半部分:同样覆盖着鲜花与蝴蝶的刺青直到脚跟,而臀部空出一大块,正好成为了阴部那只大蝴蝶的两只美丽的翅膀。

   江晓晓似乎被眼前美丽的景象惊呆了,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这两块镜子显示的躯体,正是属于自己的………………..

   她心头一阵巨大的慌乱。天哪!自己被弄成这副摸样,以后怎么活呀!她拼命地挣扎,妄图冲破束缚跑出去。但是凭她一个柔弱女子的力量,哪可能做到呢

   阿俊静观她挣扎了一会儿,悠悠的拿出一条T型皮带,皮带上连着一条塑胶假阳具,这条假阳具还是经过特別制造的,由尺寸到造型,完全仿照他的阳具造成。他不紧不慢的把皮带拿到她面前晃了晃:「別挣扎了,迟些你就会适应这副躯体的了。」说完,把假阳具一下子全塞进了江晓晓下体那蝴蝶的深处。江晓晓自从两年前跟男友分手,很久很久沒有触碰那个深处了,这一下子冲击,令她全身一阵颤抖。可恶的是,阿俊竟然打开了假阳具的开关,让假阳具在她蜜洞里头盡情的蹂躏。她想把它挤出体外,可惜,它已经被皮带紧紧地绑在下体,这种动作只会越来越增加下体带来的刺激。

   阿俊双手轻轻地摩挲着江晓晓鲜艷美丽的身躯,贴着她耳边轻声说道:「这个身体不好看吗我可是花了好几天做的呢」说着,绕到她身后,双手轻揉着她的双乳:「你看,这对乳房现在多漂亮!如果有別的女人求我帮她纹,我才懒得动手呢!你是最适合的!」说完,走到她身前,嘴巴由她的颈部一点一点的轻吻下去。

   江晓晓好想好想骂他变态!无耻!恶魔!等等各种诅咒。但是,嘴巴被扣球封着。而且不知怎么的,在下体假阳具的蹂躏再加上阿俊无比纯熟的性技巧下,身体竟然迅速向那个巅峰靠拢着。「呜!」一阵热浪直冲脑海,她原本绷紧的躯体一下子软了下去。而神志,却陷入了无知无觉的境地。

   阿俊慢慢把塑料板放平。在江晓晓纹着牡丹的乳房上轻吮了一口说道:「忘了告诉你。你身体的刺青的颜料,我混了点春药进去。所以呀!你以后会很敏感很敏感滴!嘿嘿!」说完,不顾她想杀人的表情,走出了房间。留下江晓晓一人独自享受那不停震动旋转的假阳具。

   次日早晨,阿俊打开束缚江晓晓的房间的门。江晓晓早已整个人瘫软了,伴随着全身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口水失去控制地从嘴角缓缓滴下。而依然插着假阳具的下体,被淫水完全浸润,那纹着的蝴蝶显得更加鲜艷。她双眼半闭着,本人却几乎意识不到任何东西了。

   阿俊稍微检视了下依然被束缚着的美丽肉体,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他解开了江晓晓手脚上的束缚,把塞口球轻轻拿下----已经沒有束缚的必要了,现在的江晓晓想自杀也沒力。

   他把江晓晓转了个身,擡起她的屁股。鲜艷淫菲的蝴蝶顿时映入他的眼目。他急急忙忙的把假阳具抽出来,脱下裤子,握住早已昂首的阳具用力往江晓晓的下体一下送到了顶端。江晓晓似乎还能感受到这下刺激,全身顿时一阵抽搐。阿俊更加兴奋,疯狂的前后抽送着,最后他还是把子孙射在了江晓晓的嘴里面。他还不想江晓晓怀孕!

   阿俊爽完后,还是在江晓晓身上换了一套拘束具:假阳具依然留在她的阴道里面,不过调成弱档。而双脚腕套上一对皮扣,两条皮带分別把她的脚腕跟腰间皮带相连,让她一直处于屈膝的状态。双手腕也套上一对皮扣,却各自扣在脚腕的外侧。一副绝艷的躯体就这么被阿俊以耻辱的姿态留在房间里面。

   江晓晓终于喘过气,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之前虽然她意识模煳,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照样一清二楚。她诅咒阿俊,为什么要把自己年轻的身躯全部刺上刺青,为什么挑的是她不是別人。但是伤心归伤心,诅咒归诅咒,她的身体在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下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身体似乎越来越敏感,她在地上蠕动的时候,似乎每一下摩擦都能让她的身躯发热,而下体的假阳具的轻微震动,好像一台拉车一样,一步一步的拉上高潮的巅峰。衹是,总觉得缺乏了点什么,全身发热着,烦躁着,似乎世界上再也沒什么东西能令她平静下来。

   当阿俊拿着餐盒再次打开房门。他看到面前美丽的肉体烦躁的在地面上蠕动着,似乎想通过摩擦地面得到些什么东西。在肉体上的鲜花蝴蝶,随着肉体的挪动,竟然让人有一种翩翩起舞的感觉。

   「怎样不舒服吗」阿俊站在门口问道。

   鲜艷夺目的肉体突然全身一颤,停止了挪动。一双怒目盯着阿俊:「你个恶魔!你还想怎样!」

   「嘿!別激动!我觉得你挺需要某些东西。」说着,他边掏出阳具,边走近江晓晓。

   江晓晓试图躲避他的身影,却衹能一寸一寸的往墙边挪。阿俊一把抓住她的腰部,解下假阳具,用力的往前一挺!

   「啊!」江晓晓自己也分不清楚这是爽快的唿唤,还是挣扎的叫喊。她的人性告诉她,必须抗拒面前这个恶魔,但是,肉体却告诉她,她现在需要的正是这个………

   一番云雨后。阿俊把饭盒留在面前喘息不已的肉体前,自顾自的离开了房间。

   自此,阿俊每天「光顾」一次江晓晓。顺便把每天的食物留给她。

   而江晓晓,每天经受身上刺青所包含的春药、假阳具、阿俊三重折磨。身体跟意志日益堕落。逐渐由开始的抗拒,到无所谓,再到适应,而后越发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恶魔了。一个月后的她,已经被解除了所有的束缚;下体再也沒有皮带固定的假阳具。衹是,她依然主动地把假阳具塞进自己早已习惯充实的感觉的下体的蝴蝶正中。每天,她看着镜子里面自己那淫菲、鲜艷美丽的肉体,一手抓着假阳具,让它紧紧地顶住那个销魂的部位,一手抚摸着自己身上的鲜花蝴蝶,她越发爱上身上的刺青。越来越感到,这些刺青跟自己多么相配,多么美丽。她还不时的望向门口,盼望每天出现一次的身影…….

   这天,阿俊打开房门。那具淫荡而华丽的肉体急忙从地面上爬起来如同一群蝴蝶般扑向他,紧紧地搂住,小嘴飢渴的在从他的脖子开始,疯狂的轻吻着。依然紧夹住假阳具的下体,一滴一滴的往地面滴着丰润的淫水。阿俊沒有如同往常那样,掏出阳具赐予她发热的肉体。而是轻轻地推开她,搂着她的腰走出了这个淫菲的房间。新鲜的空气顿时扑进江晓晓的鼻孔,灿烂的阳光从窗外射进屋子,她不得不一时闭上了眼睛。

   阿俊一把从背后搂住她的身躯,双手在前身来回轻抚,时而抓弄化成牡丹的双乳,时而扫过身体的鲜花逗弄下体的蝴蝶。江晓晓这被多番蹂躏的躯体承受不住他的侵袭,越发燥热,意识越发深陷,不知觉间模模煳煳地哀求着:「阿俊!给我!快给我!我受不住了!」他却突然停止了侵袭,双手一把抓住她的双乳,在她耳边轻声道:「当我的性奴。我每天都满足你!」

   听到「性奴」这词。江晓晓的躯体不禁一颤。她本能的想拒绝,但是,自己的身体确实已经离不开他了,而且,被刺上全身的刺青,自己还能去哪里……..于是,还是点了点头,若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嗯。」

   「那好!喝了那杯水。躺倒沙发上去,我给你性奴的标志!」阿俊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看着那杯水,江晓晓心中回想万千。就是这样一杯水,把她整个身躯,整个未来都卖给了这个叫阿俊的男人。衹是,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不得不完全听从于这个男人了。她依言喝下了水,闭上眼在沙发上躺下,静待即将铭刻在自己身上的「性奴的标志」。

   江晓晓悠悠的醒过来。她看到阿俊正坐在身侧擦拭着那些工具。

   「阿俊……………….」她轻声唿唤她未来生命中可能是唯一的人。

   「叫我主人。」阿俊转过身,轻抚着她的脸庞说道:「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以后衹能称唿我主人懂么」

   「嗯!」她盯着阿俊的脸,发现他的眼神如此柔和,就正如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一丝也沒有之前那段日子那种恶魔般的感觉。

   「来!给你看看你身上的改变!」阿俊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迳直走到那个困着她一个多月的房间。

   江晓晓擡头看着镜子。只见自己那牡丹的双乳那对稚嫩的乳头,各自穿上一个小小的银环。还隐约看到下体也带着点银光。她稍微分开双腿,拨开蝴蝶的身躯。阴蒂上也穿上了两个银环,两侧小阴唇,则一边两个的穿着四个银环。所有的银环上都挂着一个小小的铃铛。由下体往上看去,肚脐跟下体之间,龙飞凤舞的纹上两个字:「性奴!」

   一股心酸的感觉顿时涌上江晓晓的心头,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全身的刺青立刻如同活了一般缓缓的舞动着,双乳跟下体的铃铛随之奏响出一阵阵悦耳的声响。阿俊立刻紧紧地抱住她,轻轻地把阳具放进了她湿润的阴道。他沒抽动,他知道,对于江晓晓这完全臣服于他的肉体来说,衹要阳具塞着她的阴道,她的情绪很快就能平息下来。果然,江晓晓很快停止了抽泣,取而代之却是在阿俊身上疯狂的蠕动,以换取那足以麻痺自己的高潮…………….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江晓晓的性慾越来越旺盛,最后到了沒有阿俊的阳具塞住下体就几乎发疯的地步。这是阿俊始料不及的。可怜阿俊懂得怎么激起一个女人的淫慾,却完全不懂怎么把淫慾熄灭。他只好一天到晚插着江晓晓。为了两人方便,阿俊还创造出连体用的小皮裤,形式就像孖烟囱,然而在阳具的位置剪裁了一个圆形,而圆形的内侧嵌上一条导轨,导轨上卡着四条小银链。当阿俊插着江晓晓的时候,四条小银链就挂上她下体的四个阴唇环。那样,他们就不用活动身体的时候辛苦的将就着体位了。不过,这样一来,江晓晓下体的银环就被不断地牵拉着,惹得她的性慾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疯狂的做爱能滋润女人的身体,却对男人的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阿俊经受不住江晓晓无穷的性慾,终于病倒在床。然而,江晓晓完全无法离开他的肉体,她知道这样最终会害死阿俊,但是,自己真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某一天,阿俊意料到自己日子不多了。他躺在床上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妖艷躯体,说道:「我们去办结婚证吧。我走后,这房子,还有我老爸留给我的所有财物都归你了。估计,还剩下几千万吧!」闻言,江晓晓趴到阿俊身上,「哇!」一声大哭起来。办结婚证沒几天,阿俊终于走了。江晓晓理所当然的继承了他所有的财物。不过,自此她每天都要承受着慾火的折磨,即使下体已经被假阳具塞得满满的,也衹能稍微压抑下这无穷的慾火。她意识到,衹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就是再寻找一名主人………………………….

   说完整个故事,蝶子(江晓晓)已经趴在李江明身上泣不成声了。她伏在李江明耳边哭泣着说道:「主人!记得別太折磨我了。我真的会把你害死的。我不想再失去一个主人了!」

   李江明轻抚着她的淫荡美丽妖艷的身躯,脑海中不断掠过她被改造过程中的情景,良久,才紧抱着蝶子说道:「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放心当我的性奴吧!」

   ? ? (完!)

平安夜深夜,星巴克。外面大雨滂沱,雨水如同瀑布般沿着玻璃幕墙倾泻而下,连街景也扭曲得一塌煳涂。
店内,一对对逛街不成的情侣相偎而坐,吱吱喳喳,微声笑语飘散在温热的空气中。
然而,在一个幕墙边角的双人位置上,却孤独的坐着一个人。他双手紧握着温暖的陶瓷杯子,透过玻璃幕墙盯着墙外扭曲模煳的大街默默的出神。
他叫李江明。本来他在一家IT企业工作,成绩很受上级和同事的赞赏。尤其令人羡慕的是,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然而,2个月前,他发现他的女朋友竟然跟他的上级勾搭上了。为此少不了一番纷争,他也因此丢了这份工作。前几天结算完工资后,从此在同事面前消失了。此刻他的心情犹如打翻五味瓶,恨、痛、累、怒啥都一次涌上心头,还夹着对日后生活的一丝迷茫。
正当李江明盘算着往后日子怎样过的时候。一只芊芊玉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生,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他转头看去,一名艷丽的女子睁大美目,用询问的眼光盯着自己。女子全身上下包裹的紧紧的,连双手都戴上黑色的手套,面目皎然,虽然只化了一点淡妆,但眉目身姿间却不经意的流露出妖媚的气息。
「做生意的!」李江明心里暗道。面目上却一点都沒表现出来,淡淡说道:「沒人,请坐。」然后继续看着幕墙外想自己的事情。
无言的时光似乎过的特別快。对面的女子有点耐不住沈默,首先开口道:「先生,请问您贵姓呢」
闻言,李江明方才转过头稍微打量下面前的女子。只见她眉目尚算清秀,脸色苍白,脸上隐隐带有忧郁的气色,衹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淫菲的气息总是从她的身上流露出来。
「免贵姓李,小姐呢请问芳名」
女子却笑着摇了摇头。李江明倒觉得奇怪,问人家名字自己还不肯告诉別人。不过这世界什么人都有,他也不大放在心上,也报以一笑了之。
女子再也沒说话,衹是,一直紧盯着他。让李江明觉得好不舒服。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女子彷彿下了很大的决心,重重透了一口气说道:「先生!今晚有空陪下我吗」
果然还是做生意的!李江明头也沒有回,冷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失业,付不起今晚的价钱!」
以为女子会识相的离开,哪知道,柔软的手却紧握着他的手腕。他转过身去,女子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见她说:「原来您以为我是妓女。其实,我跟你都是同路人呢!」
顿时,一股歉意由李江明的心底浓浓的泛起,他笨拙的挠挠头说道:「sorry!我…..」
「那您现在能陪陪我吗」女子微笑看着李江明,把他拉到座位上去。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同路人」李江明喝了一口浓咖啡,盯着女子说道。
「我…………..」女子轻轻避开李江明的目光,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失恋了』四个大字』都写在你额头上了!」
李江明唬得立即把自己的脸摸了个遍,难道就有这么明显吗。惹得女子一阵轻笑。顿时两人间沈重的气氛舒缓了不少。
两人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久,此时星巴克里的客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一对对情侣也是时候该幹啥幹啥去了。女子突然把脸凑近李江明,轻声问道:「你听说过,SM吗」
奇怪的问题!李江明笑道:「当然听说过,这个事情,是男人都知道一点,不是吗」
女子沈默了一阵,沈声问道:「那你怎么看SM」
看着女子突然沈重起来的表情,李江明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沒什么!你情我愿而已。」
女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把双手平放在桌面上,说道:「帮我把手套脱掉。」
李江明依言小心翼翼的把女子双手的手套褪了下来,眼前的情景却差点让他惊唿。只见双手的手背赫然纹着鲜花跟蝴蝶的图案,七彩缤纷,十分漂亮。而且图案似乎还往手臂方向延伸上去。女子留意着李江明,等他缓过气来才紧紧地看着他缓缓的说道:「这是我身上刺青的一部分。其实我全身都是这样的刺青。」
这下李江明被彻底惊呆了,他做梦也沒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一名女子。「为什么….你….」
女子的柔指轻轻地按住他的嘴唇,柔声说道:「其实,我早已成为了M女,准确的说,是性奴,这些是我作为性奴的标志。」
「啊!」李江明根本无法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先生小姐!打扰一下!」一名侍者却在此时很不识相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本店准备打烊了!请你们明天再来好吗」
「那…..来我家好吗」女子双手紧紧握住李江明的手,略带紧张的说道。本来李江明打算就此结束这段奇怪的谈话,他还不是很喜欢这种虚幻的什么SM的东西。衹是,女子的手越抓越紧,大有「你不去我家我不让你走」之势,他也不忍心狠狠地拒绝她,只好勉强的点了点头。女子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门口等我!我去拿车!」说完蹦跳着从大门跑了出去。
拿车李江明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难道她还是个小富婆
少时,一辆酒红色的林宝坚尼停在他的面前………………..
「今天怎么了怪人怪事都让我碰上了」他不禁咕哝道。
一路上,虽然李江明知道女子的身份,但是道德约束之下,也就乖乖一动不动的坐在女子身边。时间已是凌晨2点多,路上车少,一路飞快,不知觉间,车辆就到达了市郊外一间私人小別墅。
停好车辆,女子拉着李江明走进了小別墅。开门间,一股热气顿时迎面而来,一路上的冰寒似乎一消而盡,看来別墅里24小时都开着暖气。
女子把李江明拉到沙发前面。「我去换衣服,稍等哦!」说完,蹬蹬蹬的就由旁边的楼梯跑上了二楼。
李江明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面,打量着这套间房子。房子四面见方,比较大,但也不会大到让人发慌的地步。大厅由一个齐胸的小木柜从中分成两部分,李江明这边是主厅,而另外一边则是饭厅,开放式的厨房就跟饭厅一起,而饭桌,就衹有两个位置,看来这里沒有客人会拜访;沙发的面前摆放了一台大液晶电视,约莫有50寸左右。沙发坐上去十分柔软,看来也是价值不菲,不过沙发的有一点异于一般的沙发:它的中间正对着电视的位置,竖向摆放着一张床,茶几就跨坐在床上面。
「叮铃~!」「叮铃~!」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由楼梯方向传来。李江明扭头看去,女子扶着楼梯扶手,慢慢的一步一步向他走近。她身穿一件覆盖至脚腕的棉浴袍,双脚穿着高跟凉鞋,黑色的丝袜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小脚,脚背上的鲜花蝴蝶刺青如同手腕上的一样刺眼、美丽。
她站在李江明面前,双手抓住浴袍的前衿说道:「看过我的身躯后,你就要成为我的主人了!此后我的全部都交给你,你要负责满足我的性慾,负责照顾我,负责改造我。李先生,你要这样做吗」
李江明看着面前的女子,心里面如同翻江倒海。理性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虚幻,这种生活不属于自己,还是回去罢了;另外一面却说道,有如此美女愿意奉献一切给自己,为何不要反正自己一无所有,阔出去也沒啥大不了的。
终于,心中的恶魔战胜了理智。他看着女子,沈声说道:「我确定要做你的主人!」
女子慢慢的拉开浴袍前衿,让浴袍自然地从她身上滑落到地上。一副世上最美丽的躯体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李江明的面前。
如同女子所说,蝴蝶鲜花的纹身由双肩一直覆盖至脚背;衹有沿着身体前面中轴还保留着细嫩光滑的肌肤。双乳被纹上两朵鲜艷的玫瑰花,两个乳头以十字形各自穿着一对乳钉,两侧的乳钉由两条银色的细链连在一起。肚兹下方,以草书纹着两个字「性奴」。再往下看时,女子乖巧地擡起一条美腿,搭着李江明的肩膀,双手轻轻地掰开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原来鲜花蝴蝶刺青也沒有覆盖这个地方,但是,以阴部为主体却纹上了一只美丽的剑尾蝶。阴蒂穿着两个小环,其中一个吊着个细巧的铃铛,而阴唇两侧各穿着两个小环。
李江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大吼一声,笨拙的脱掉裤子,那阳具早已高高昂起头。他抱着女子的腰,使劲往下体按下去。阳具便深深地沒入女子体内。「啊!。。。。。。。。。。。」女子一声惊唿后便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撞击着、舔着、咬着。。。。。。
一番剧烈的摇摆抽插后,李江明舒服的躺在沙发上,抚摸着女子美丽的身躯,一边欣赏她身上的刺青。女子则趴在他身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的阳具还深深地插着女子的下体,享受着女人的温暖。
待两人都喘过气来。李江明轻扫着女子的头发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子慢慢的在他身上蠕动躯体,说道:「性奴是沒有名字的,衹有主人帮性奴取名字。」
「那…..就叫你蝶子,怎样」
「好呀!」女子,哦,现在应该叫蝶子柔声说道,然后伸出小舌头沿着李江明的脖子、胸前不停地扫呀扫。同时美丽的身躯依然缓缓的蠕动着,覆盖全身的刺青看上去就如蝴蝶真的在花丛中飞舞。李江明享受着这一切,笑着问道:「这么快又想要了」
蝶子擡起头,妩媚的目光看着他,说道:「蝶子不会向主人要求什么。蝶子衹是盡力服侍主人,让主人舒服。」说完,继续低下头,用舌头轻扫着他的身躯。
本来李江明的阳具在蝶子柔暖的下体里面已经慾火难耐,再经她这么一挑逗,他再也忍不住,紧箍着她一个转身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抽插起来。蝶子全身上下的金属配件顿时发出叮叮铃铃的脆响,双乳鲜艷的玫瑰,全身上下的蝴蝶就如风中再次翻飞着。一阵阵久违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脑海,她只感到自己的思想、意志、肉体,全部跟着下体内狂烈的阳具奔腾跳跃。她无法自制的大喊着,双手捏住乳链的两头,用力的牵扯着自己本已遭受虐待的乳头。而李江明,在如此淫菲的视觉、听觉、肉体的刺激之下,男人野兽般的本能慾望也是完全激发了出来。他感到阳具在阴道里面越绷越紧,淫慾的火焰令全身的肌肉似乎充满了无盡的力量,抓住蝶子腰部的双手越发用力,把她腰部的蝴蝶花朵拉扯的似乎支离破碎。而腰部也同样根本不懂得怜花惜玉,用盡力量一下,一下的把火热无比的阳具往前冲刺。
两人就如两具性爱机器,似乎毫无疲倦的发洩着自己的慾望,直至不知何时两人昏睡了过去。
一年后。。。。。。。。。。。。。。。。。。。。。。。。。。。。。。。。。。。。。。。
李江明舒服的大字型瘫坐的沙发上,看他喜欢的电视剧。蝶子则安静的蜷缩在李江明的身侧。头枕着李江明的胳膊,小手在他胸前温柔地划着小圈,一双由鲜花蝴蝶拼凑成的美腿夹着他一侧大腿,轻轻地摩挲着;而屁眼和阴道,分別插着一根仿着李江明阳具造成的假阳具,两条阳具还轻轻地震动着。
这两条阳具,是蝶子自己要求塞进去的;她下体两个洞,要不塞着假阳具,要不塞着李江明的真阳具。开始的时候,李江明纵盡情慾。一天24小时,最少20小时跟蝶子连在一起,为此他们还用上了连体小皮裤,把他们俩的下体紧紧地绑在一起,这样当李江明插着蝶子的时候,就不用老是将就着姿势生怕阳具会掉出来。但是,随着他们俩频繁的做爱,李江明身体却越来越变得虚弱,终于有次明明已经重感冒还不懂收敛,最后惹上肺炎住了两个星期医院。出院后,李江明懂得了节制,每天只跟蝶子做一两次爱。可是,蝶子却像中毒一样,身体离开了李江明的阳具就全身不舒服,下体淫水横流,一天到晚缠着他要做爱。后来,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仿着李江明的阳具造一对假的,一天到晚插着蝶子的阴道跟屁眼,在李江明休息的时候缓解她的「毒瘾」。
其实,经过一年的主奴生活,蝶子除了下体那对假阳具外,身体又发生了不少变化。双乳的乳晕了嵌着一圈细小的锆石(比钻石便宜很多,却同样跟钻石闪闪发亮的石头);两边腋窝各穿了一个小环,原本连着双乳的乳链向两侧延伸到腋窝下的小环。背后,沿着中缐紧密的镶嵌着一排细小的锆石,然后在屁眼上端分开两支,分別由上侧走个大弧形绕过屁股,再沿着两条美腿的侧边延伸至脚背,脚背上再分开五支分別延伸至五个可爱的小脚趾上面。
李江明一只手漫无目的的按着遥控器,一手穿过蝶子身后,轻轻地玩弄着她乳头上的各种饰品。「你看你!简直比模特还要模特!」
「还不是你!」蝶子娇嗔着说道:「老是要往人家身上装东西!你看,搞得人家多淫荡!」说着一只手已经忍不住轻轻地逗弄满塞着假阳具的阴部,悦耳的铃声随之响起。
「哈!」李江明失笑,用力捏了一下她的乳头说道:「笨蛋!原本你这傢伙就这么淫荡!你不喜欢,那我叫人把这些东西都拿掉吧!」说完,装势就要去打电话。
「不要!!」|蝶子的反应完全在李江明意料之内。但是他还是要逗着她玩:「为啥呀!你不是很讨厌这些东西吗」
「不要嘛。。。。。。。。。。。。。。」蝶子一边说着,头简直要藏到李江明腋窝里面去。
「说为什么,不然我要打电话了!」他抓住蝶子后脑袋,把她的头从腋窝「拔」出来,强迫她望着自己。
「这么好看的东西,拿掉多浪费。。。。。。。。。。。。」蝶子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
「哈哈!那就是嘛!」他高兴的抚摸着蝶子的长髮。
「哟!对了!我们在一起都快一年了,跟我说说你怎样搞成性奴的吧!」李江明轻抚蝶子的头髮,柔声说道。
蝶子不吱声,低头想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主人,插着我好么我想全身都被你抚摸着。」
李江明轻轻地把塞在阴道里面的假阳具拔了出来,让她躺在自己身上,双手抚摸着她身上的蝴蝶和鲜花。蝶子抓住他的阳具,挪了下体位,把阳具塞进自己蜜穴,轻叹了一声说道:「那年,我正在大学暑假…………………………。」
蝶子原名江晓晓。
大学的假期,够无聊的。江晓晓就读的学校离家很远。暑假归家了以后,几乎沒同学跟她一个城市,可以说,大学假期是她人生中最寂寞的时期。
这天,江晓晓从网上看到一部她喜爱的演员担当主角的电影首演。抓到这个兴奋点,她毫不犹豫的奔向电影院。
因为是首演,电影院里人山人海。江晓晓好不容易找到一条买票队列的队尾,紧紧地跟着,在人潮的涌动中飘来飘去。突然,后面的人撞了她一下,她一个拿捏不住,心爱的粉红色小挎包「啪」的摔在地上。她顾不得责怪后面的人,连忙俯身正要捡起小挎包。正当她的手摸到跨带的时候,一只皮鞋大脚重重的踩在挎包的上面。江晓晓恼怒的擡起头:「喂!你有沒有长。。。。。。。。。。。。!」
「对不起!」站在她面前的大男孩满脸抱歉的神色,双手不知所措的挠着头皮「我不是故意的。」
江晓晓打量着面前的大男孩,他身高1米8左右,皮肤略带古铜色,一头清爽的短髮,虽然处于迷惑抱歉的状态,依然散发出阳光活力的气息。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她盯着他,越发感觉到有气难出,最后拍了拍小挎包上的鞋印,「哼」了一声转头继续排队去。
电影散场。江晓晓回味着电影的剧情,慢慢的向电影院门口走去。忽然,刚才那个大男孩的身影出现在她身侧:「小姐,不好意思,刚才我踩了你的包包……………….」江晓晓本来就不是那种心地好的不得了的人,还正当她心里面郁闷得发慌。脑子一转,决定耍耍这个大男孩:「说句不好意思就想应付过去了啊」
「啊!」大男孩一面抱歉:「那,我该怎么………….」
「请我喝星巴克算了!看你这可怜样!」她看着大男孩呆头呆脑的样子,越发觉得有意思。
「哦哦…..」
「嘻!走吧!」
星巴克内。江晓晓可以说过足了公主瘾,对着大男孩一会儿要这,一会儿要那,一会儿这儿不对,一会儿那儿不对。总之把他折磨个半死,终于肯让他坐下来好好的喝上两口饮料。
两人枯坐无聊。江晓晓看着这呆头帅哥,也不用指望他打开话题了。只好首先开口问道:「喂!你怎么称唿」
「叫我阿俊行了。你呢怎么称唿」
「晓晓!」
「哦哦…….」
「真呆!」江晓晓暗骂道。
她想了想,问道:「你读大几了」
「啊呵呵!我出来工作几年了!」
「哟!还真看不出你这呆瓜还工作几年了。」
阿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呵呵!是呀。一直在刺青店里面打工,不过最近老闆渐渐把店交给我打理了!」
「刺青」江晓晓紧紧盯着阿俊。在她心目中,刺青的人多数是坏人,什么黑社会,不良少年这一类的。
阿俊连忙解释道:「啊!別以为刺青就是坏人啦!你看!我的作品还获奖呢!」说着,慌忙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江晓晓。里面的照片多数是阿俊的作品,还真的挺漂亮的,还有些国际上的奖状。这下她倒来了兴致了。绕着刺青这话题问东问西,说这说那。说了大半天,江晓晓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伸个懒腰对阿俊说道:「好吧!今天就放你走!记得下次走路小心了!」说完,拿起小挎包就要走。
「哎!等等!」
「嗯」
「那个………可不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彷彿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阿俊把这句话说的又快又急。
「扑哧!」看了这呆瓜一眼,她从包包里面随便抽出一张小纸片,唰唰唰的写了几下,笑着说道:「看你这呆的份上。拿去!」说着,把小纸片放在桌面上,施施然的离去了。
阿俊拿起纸片,嘴角泛出一丝微笑,狡猾的微笑,就如狐狸般的狡猾………………….
接下来的日子,江晓晓倒不觉得无聊了。阿俊不时约她出来吃饭啊、玩啊!反正她也无聊,也就一次也沒有拒绝。 虽然阿俊看上去有点呆瓜,但是,每次约她出来,总是会带点小惊喜,有时是一些小礼物,有时带她玩她沒玩过的,吃她沒吃过的。而且,这人记性好像很好,接触了几次,就瞭解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样一来而去,江晓晓对他逐渐有了好感。
有天,阿俊带江晓晓到一家泰国餐馆吃完一顿大餐。他晓有兴致的问江晓晓:「有沒有兴趣来我的店看下」
江晓晓这才想起,他们认识了一个多月,似乎还沒上过阿俊的店看过。这段时间内,阿俊经常跟她说刺青的事情,弄得她也很有兴趣看看刺青那些工具啊什么的。于是她点点头说道:「好呀!」
阿俊的店位于路边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落。走进店里面,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至。店里面很黑。即使现在是大白天,里面也似乎透不进一丝光亮。直到阿俊打开灯,里面的情景才看的清楚。阿俊带着她稍微参观了一圈。店分成3格,正对门口的一格摆着几张桌子、凳子,还有一些办事、生活的用品,这是招待客人用的;后面两格摆放着两张医院常用的可调节高度的床铺,床两边的柜子上面摆放了一系列的器具,还有一些颜料,那淡淡的香味就是从这些颜料散发出来的。
阿俊让江晓晓随便坐下,便去倒了杯水,递给她:「觉得我这店还好么」
她轻轻抿了一口水说道:「怎么这么阴森的呀!黑麻麻的!吓死人!」
他又挠了挠头,笑道:「我们这里有些客人喜欢在………………呃..........那些地方刺青,我们这样搞全封闭,那些客人比较有安全感….。哦!对了!这里有个相册,你慢慢看,我有些工作要做一下。」说着,从柜子里面抽出一本相册递给江晓晓,自己坐到旁边的桌子画画写写着些什么。
江晓晓接过相册,慢慢的看着里面的图片,杯子的水也被她不知不觉的喝光了。她越看越觉得困,最后还是不自觉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时,阿俊走到江晓晓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髮,脸上显露出得意的笑容。杯子里面的水下的药是他从朋友那学到的。这种药作用慢,而且感觉不明显,基本上不可能出现药效发作后,吃药者会知道自己中招的情形。
当江晓晓转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家里面温暖柔软的床铺上。而是被竖直的捆绑在一块板状物上面。她双眼被蒙着,想大声唿喊,却发现嘴巴被一个圆形的塑胶物体紧紧撑着,衹有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么早就醒过来了呀大小姐!」一把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调却是如此的奸猾。她知道,自己陷入陷阱了,衹是,陷得有多深,她还不知道。
「那你就得受点苦了哟!这样吧!先让你欣赏一下我的作品吧!」
作品什么作品不容江晓晓多想,一双手轻轻地把蒙眼的东西摘了下来。她急忙睁开眼。只见眼前竖立着一块巨大的落地玻璃。玻璃里面反映着一个鲜艷夺目的女性躯体。鲜花和蝴蝶的图案覆盖其上,从肩膀到手背,再到脚背,几乎无一寸遗漏;而双乳则化成两朵巨大的牡丹花。而衹有沿着身体中缐直到阴部上侧还保留着那个躯体稚嫩的肌肤。往下看去,发现阴部似乎化成一只蝴蝶,在前面衹能看见蝴蝶的两条触鬚在阴部上一点的位置互相缠绕着。再擡头看,发现落地玻璃也反映着身后的落地玻璃的景象,因为束缚这个躯体的板是透明的塑胶板,所以后面的落地玻璃所呈现的正是这个美丽躯体的后半部分:同样覆盖着鲜花与蝴蝶的刺青直到脚跟,而臀部空出一大块,正好成为了阴部那只大蝴蝶的两只美丽的翅膀。
江晓晓似乎被眼前美丽的景象惊呆了,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这两块镜子显示的躯体,正是属于自己的………………..
她心头一阵巨大的慌乱。天哪!自己被弄成这副摸样,以后怎么活呀!她拼命地挣扎,妄图冲破束缚跑出去。但是凭她一个柔弱女子的力量,哪可能做到呢
阿俊静观她挣扎了一会儿,悠悠的拿出一条T型皮带,皮带上连着一条塑胶假阳具,这条假阳具还是经过特別制造的,由尺寸到造型,完全仿照他的阳具造成。他不紧不慢的把皮带拿到她面前晃了晃:「別挣扎了,迟些你就会适应这副躯体的了。」说完,把假阳具一下子全塞进了江晓晓下体那蝴蝶的深处。江晓晓自从两年前跟男友分手,很久很久沒有触碰那个深处了,这一下子冲击,令她全身一阵颤抖。可恶的是,阿俊竟然打开了假阳具的开关,让假阳具在她蜜洞里头盡情的蹂躏。她想把它挤出体外,可惜,它已经被皮带紧紧地绑在下体,这种动作只会越来越增加下体带来的刺激。
阿俊双手轻轻地摩挲着江晓晓鲜艷美丽的身躯,贴着她耳边轻声说道:「这个身体不好看吗我可是花了好几天做的呢」说着,绕到她身后,双手轻揉着她的双乳:「你看,这对乳房现在多漂亮!如果有別的女人求我帮她纹,我才懒得动手呢!你是最适合的!」说完,走到她身前,嘴巴由她的颈部一点一点的轻吻下去。
江晓晓好想好想骂他变态!无耻!恶魔!等等各种诅咒。但是,嘴巴被扣球封着。而且不知怎么的,在下体假阳具的蹂躏再加上阿俊无比纯熟的性技巧下,身体竟然迅速向那个巅峰靠拢着。「呜!」一阵热浪直冲脑海,她原本绷紧的躯体一下子软了下去。而神志,却陷入了无知无觉的境地。
阿俊慢慢把塑料板放平。在江晓晓纹着牡丹的乳房上轻吮了一口说道:「忘了告诉你。你身体的刺青的颜料,我混了点春药进去。所以呀!你以后会很敏感很敏感滴!嘿嘿!」说完,不顾她想杀人的表情,走出了房间。留下江晓晓一人独自享受那不停震动旋转的假阳具。
次日早晨,阿俊打开束缚江晓晓的房间的门。江晓晓早已整个人瘫软了,伴随着全身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口水失去控制地从嘴角缓缓滴下。而依然插着假阳具的下体,被淫水完全浸润,那纹着的蝴蝶显得更加鲜艷。她双眼半闭着,本人却几乎意识不到任何东西了。
阿俊稍微检视了下依然被束缚着的美丽肉体,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他解开了江晓晓手脚上的束缚,把塞口球轻轻拿下----已经沒有束缚的必要了,现在的江晓晓想自杀也沒力。
他把江晓晓转了个身,擡起她的屁股。鲜艷淫菲的蝴蝶顿时映入他的眼目。他急急忙忙的把假阳具抽出来,脱下裤子,握住早已昂首的阳具用力往江晓晓的下体一下送到了顶端。江晓晓似乎还能感受到这下刺激,全身顿时一阵抽搐。阿俊更加兴奋,疯狂的前后抽送着,最后他还是把子孙射在了江晓晓的嘴里面。他还不想江晓晓怀孕!
阿俊爽完后,还是在江晓晓身上换了一套拘束具:假阳具依然留在她的阴道里面,不过调成弱档。而双脚腕套上一对皮扣,两条皮带分別把她的脚腕跟腰间皮带相连,让她一直处于屈膝的状态。双手腕也套上一对皮扣,却各自扣在脚腕的外侧。一副绝艷的躯体就这么被阿俊以耻辱的姿态留在房间里面。
江晓晓终于喘过气,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之前虽然她意识模煳,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照样一清二楚。她诅咒阿俊,为什么要把自己年轻的身躯全部刺上刺青,为什么挑的是她不是別人。但是伤心归伤心,诅咒归诅咒,她的身体在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下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身体似乎越来越敏感,她在地上蠕动的时候,似乎每一下摩擦都能让她的身躯发热,而下体的假阳具的轻微震动,好像一台拉车一样,一步一步的拉上高潮的巅峰。衹是,总觉得缺乏了点什么,全身发热着,烦躁着,似乎世界上再也沒什么东西能令她平静下来。
当阿俊拿着餐盒再次打开房门。他看到面前美丽的肉体烦躁的在地面上蠕动着,似乎想通过摩擦地面得到些什么东西。在肉体上的鲜花蝴蝶,随着肉体的挪动,竟然让人有一种翩翩起舞的感觉。
「怎样不舒服吗」阿俊站在门口问道。
鲜艷夺目的肉体突然全身一颤,停止了挪动。一双怒目盯着阿俊:「你个恶魔!你还想怎样!」
「嘿!別激动!我觉得你挺需要某些东西。」说着,他边掏出阳具,边走近江晓晓。
江晓晓试图躲避他的身影,却衹能一寸一寸的往墙边挪。阿俊一把抓住她的腰部,解下假阳具,用力的往前一挺!
「啊!」江晓晓自己也分不清楚这是爽快的唿唤,还是挣扎的叫喊。她的人性告诉她,必须抗拒面前这个恶魔,但是,肉体却告诉她,她现在需要的正是这个………
一番云雨后。阿俊把饭盒留在面前喘息不已的肉体前,自顾自的离开了房间。
自此,阿俊每天「光顾」一次江晓晓。顺便把每天的食物留给她。
而江晓晓,每天经受身上刺青所包含的春药、假阳具、阿俊三重折磨。身体跟意志日益堕落。逐渐由开始的抗拒,到无所谓,再到适应,而后越发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恶魔了。一个月后的她,已经被解除了所有的束缚;下体再也沒有皮带固定的假阳具。衹是,她依然主动地把假阳具塞进自己早已习惯充实的感觉的下体的蝴蝶正中。每天,她看着镜子里面自己那淫菲、鲜艷美丽的肉体,一手抓着假阳具,让它紧紧地顶住那个销魂的部位,一手抚摸着自己身上的鲜花蝴蝶,她越发爱上身上的刺青。越来越感到,这些刺青跟自己多么相配,多么美丽。她还不时的望向门口,盼望每天出现一次的身影…….
这天,阿俊打开房门。那具淫荡而华丽的肉体急忙从地面上爬起来如同一群蝴蝶般扑向他,紧紧地搂住,小嘴飢渴的在从他的脖子开始,疯狂的轻吻着。依然紧夹住假阳具的下体,一滴一滴的往地面滴着丰润的淫水。阿俊沒有如同往常那样,掏出阳具赐予她发热的肉体。而是轻轻地推开她,搂着她的腰走出了这个淫菲的房间。新鲜的空气顿时扑进江晓晓的鼻孔,灿烂的阳光从窗外射进屋子,她不得不一时闭上了眼睛。
阿俊一把从背后搂住她的身躯,双手在前身来回轻抚,时而抓弄化成牡丹的双乳,时而扫过身体的鲜花逗弄下体的蝴蝶。江晓晓这被多番蹂躏的躯体承受不住他的侵袭,越发燥热,意识越发深陷,不知觉间模模煳煳地哀求着:「阿俊!给我!快给我!我受不住了!」他却突然停止了侵袭,双手一把抓住她的双乳,在她耳边轻声道:「当我的性奴。我每天都满足你!」
听到「性奴」这词。江晓晓的躯体不禁一颤。她本能的想拒绝,但是,自己的身体确实已经离不开他了,而且,被刺上全身的刺青,自己还能去哪里……..于是,还是点了点头,若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嗯。」
「那好!喝了那杯水。躺倒沙发上去,我给你性奴的标志!」阿俊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看着那杯水,江晓晓心中回想万千。就是这样一杯水,把她整个身躯,整个未来都卖给了这个叫阿俊的男人。衹是,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不得不完全听从于这个男人了。她依言喝下了水,闭上眼在沙发上躺下,静待即将铭刻在自己身上的「性奴的标志」。
江晓晓悠悠的醒过来。她看到阿俊正坐在身侧擦拭着那些工具。
「阿俊……………….」她轻声唿唤她未来生命中可能是唯一的人。
「叫我主人。」阿俊转过身,轻抚着她的脸庞说道:「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以后衹能称唿我主人懂么」
「嗯!」她盯着阿俊的脸,发现他的眼神如此柔和,就正如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一丝也沒有之前那段日子那种恶魔般的感觉。
「来!给你看看你身上的改变!」阿俊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迳直走到那个困着她一个多月的房间。
江晓晓擡头看着镜子。只见自己那牡丹的双乳那对稚嫩的乳头,各自穿上一个小小的银环。还隐约看到下体也带着点银光。她稍微分开双腿,拨开蝴蝶的身躯。阴蒂上也穿上了两个银环,两侧小阴唇,则一边两个的穿着四个银环。所有的银环上都挂着一个小小的铃铛。由下体往上看去,肚脐跟下体之间,龙飞凤舞的纹上两个字:「性奴!」
一股心酸的感觉顿时涌上江晓晓的心头,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全身的刺青立刻如同活了一般缓缓的舞动着,双乳跟下体的铃铛随之奏响出一阵阵悦耳的声响。阿俊立刻紧紧地抱住她,轻轻地把阳具放进了她湿润的阴道。他沒抽动,他知道,对于江晓晓这完全臣服于他的肉体来说,衹要阳具塞着她的阴道,她的情绪很快就能平息下来。果然,江晓晓很快停止了抽泣,取而代之却是在阿俊身上疯狂的蠕动,以换取那足以麻痺自己的高潮…………….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江晓晓的性慾越来越旺盛,最后到了沒有阿俊的阳具塞住下体就几乎发疯的地步。这是阿俊始料不及的。可怜阿俊懂得怎么激起一个女人的淫慾,却完全不懂怎么把淫慾熄灭。他只好一天到晚插着江晓晓。为了两人方便,阿俊还创造出连体用的小皮裤,形式就像孖烟囱,然而在阳具的位置剪裁了一个圆形,而圆形的内侧嵌上一条导轨,导轨上卡着四条小银链。当阿俊插着江晓晓的时候,四条小银链就挂上她下体的四个阴唇环。那样,他们就不用活动身体的时候辛苦的将就着体位了。不过,这样一来,江晓晓下体的银环就被不断地牵拉着,惹得她的性慾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疯狂的做爱能滋润女人的身体,却对男人的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阿俊经受不住江晓晓无穷的性慾,终于病倒在床。然而,江晓晓完全无法离开他的肉体,她知道这样最终会害死阿俊,但是,自己真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某一天,阿俊意料到自己日子不多了。他躺在床上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妖艷躯体,说道:「我们去办结婚证吧。我走后,这房子,还有我老爸留给我的所有财物都归你了。估计,还剩下几千万吧!」闻言,江晓晓趴到阿俊身上,「哇!」一声大哭起来。办结婚证沒几天,阿俊终于走了。江晓晓理所当然的继承了他所有的财物。不过,自此她每天都要承受着慾火的折磨,即使下体已经被假阳具塞得满满的,也衹能稍微压抑下这无穷的慾火。她意识到,衹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就是再寻找一名主人………………………….
说完整个故事,蝶子(江晓晓)已经趴在李江明身上泣不成声了。她伏在李江明耳边哭泣着说道:「主人!记得別太折磨我了。我真的会把你害死的。我不想再失去一个主人了!」
李江明轻抚着她的淫荡美丽妖艷的身躯,脑海中不断掠过她被改造过程中的情景,良久,才紧抱着蝶子说道:「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放心当我的性奴吧!」
? ? (完!)